阅读历史

第一卷 第八十六章

作品:重生之少年神算|作者:享耳生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2-19 07:37:19|下载:重生之少年神算TXT下载
  郭兴乜着眼:“蔺大哥,您是瞧见我这小胳膊细腿,想咬一口啊?”

  “哈哈!你的腿比我腰粗,我可不敢扑上去咬,崩了呀事小,还是命当紧。”说完,蔺建军仔细打量着郭兴,想从中发现什么端倪。

  郭兴知道蔺建军对于杨学科之死,念念不忘,总有意无意试探他。

  “菩提树下百年轮回,总有生老病死,如云烟,何必执着。”

  蔺建军沉默片刻,笑道:“真是看不透你,小小年纪竟有如此感悟,神棍与你名副其实啊。”

  郭兴陪笑道:“蔺大哥,我既能看透生死,也可悟透人生,我少年神算,吃的便是这碗饭,我不牛逼谁牛逼!”

  “你牛……逼!”

  蔺建军竖起大拇指,由衷佩服郭兴厚脸皮。

  “说正事,我当副所长以来,一直打击木林召毒品犯罪,可近些年却愈演愈烈,几乎全部为河西包耳市流入,实难阻断啊。”

  蔺建军自顾自说着,郭兴也不便插嘴,后世木林召镇成为市内毒品最为严重之地,或许与特殊地理位置有关。

  “如今,我身为木林召一所所长,上任伊始,想将这把火烧向此处,不知你怎么看?”

  郭兴随着蔺建军的话陷入沉思,木林召镇是他家乡,不希望一方净土变为腌臜之地。更不希望牛鬼蛇神遍地走,可这是蔺建军的职责。

  “蔺大哥,这是您分内之事,我能有什么看法,无非就是支持您,还木林召人民一个安乐窝。”

  蔺建军道:“你自诩少年神算,算尽天下事,区区腌臜货,逃不出你的法眼吧?”高帽子突兀的砸了过来。

  “蔺大哥,咱俩关系不需暖场话,在大是大非面前,我义不容辞,不知您找我到底有何谋划?”

  “帮我算算,木林召镇有哪些毒贩,一一将其揪出,我负责送他们吃牢饭!”蔺建军一旦说至工作中来,嫉恶如仇表现的淋漓尽致。

  “啊?您有这些腌臜货个人信息吗?”

  “如果掌握这些还需麻烦你啊,这不是两眼一抹黑,才来求助少年神算啊!”蔺建军摊手,理所当然说道。

  郭兴额头布满黑线。当初将恶贯满盈的杀人犯赵前绳之以法,他所凭借并非脑数据库,而是恰巧知道此事,蔺建军先入为主,或许认为他无所不知,区区毒贩,还不是手到擒来?

  “蔺大哥,无任何有价值线索,神算也白瞎。”

  蔺建军神色严肃:“这几年抓捕,尽是些小鱼小虾,大鱼滑不溜丢,无人知晓,我知你有非凡手段,便想试上一试。”

  郭兴摇头暗忖,无从下手啊!木林召镇虽说地广人稀,也不能挨个为其算命,找出不法分子吧?只为蔺建军点燃第一把火而将他累死?即使累不死,犯罪分子也进入耄耋之年了。

  该怎么办?

  郭兴催发意念,只得进入脑数据库,这是他重要的金手指,除此之外,只剩下零零散散的回忆了。

  重生以来,每每卜卦算命,总是先靠意念输入个人信息,以此展开神棍的精彩表演。

  如今,要从茫茫人海中找出犯罪分子,该如何利用脑数据库呢?

  郭兴视线于主页面环顾,恢复后的脑数据库页面简洁,最为突出为检索栏莫属。

  检索条件并列而开,有个人姓名,性别,身份信息等主项,其余为辅助检索项,以及末尾关键词一栏。

  这时,郭兴脑中突然灵光一现,如只检索关键词,是否如度娘一般罗列出莆田系?

  想到便展开行动,郭兴靠意念输入“贩卖毒品罪”,点击检索按钮……

  弹窗跳出,以名字命名的文件夹瞬间排开,进度条不断伸缩,片刻后,检索停止,不计其数的文件夹充斥“眼球”。

  郭兴随意点开“张金轮”文件夹,内中分门别类,记载其所有犯罪事实及经过。

  只是,检索结果为华国范围内所有因贩卖毒品被打处人员,从中找出北疆省之人,也似大海捞针,何谈木林召镇之人?

  郭兴庆幸脑中数据库对涉及到每个人归于一个文件夹,这明显区别于度娘。

  鉴于此,郭兴将检索条件加入户籍地为木林召镇作为匹配关键词,再次进行检索……

  望着检索结果,郭兴长舒一口气,凭借对打处人员逆向反推,或许能顺藤摸瓜,找到潜藏于木林召镇之人渣。

  蔺建军见郭兴一口浊气吐出,顿时有些紧张,难道真算出淤泥中的大鱼?

  “来来,抽支烟……”蔺建军掏出红山茶烟,欲递给郭兴。

  “好歹也是所长,三四块烟上不了台面吧?”郭兴故意为之,损损蔺建军,本次算命不出意外,又是免费,过过嘴瘾,权当付费了。

  蔺建军一窘:“呵呵!挣点死工资,能省则省,不然你嫂子绕不了我。”

  郭兴大笑:“蔺大哥如此威风八面,也被嫂子拿捏死,真真印证那句老话,问世间情为何物,只是一物降一物。”

  “后一句不是直教人生死相许吗?”蔺建军迷惑道。

  “哈哈!郭氏语录。”后世网络之语,蔺建军哪里又知道。

  郭兴心态如此放松,蔺建军心里踏实许多,他了解郭兴,往往如此,定是找到解决烧旺火之策了。

  蔺建军正襟危坐道:“郭兴,是否有些眉目了?”

  常言说,给人算命无须超过五年。即使窥破求算者晚年惨景,也无需多说,普通之人难以理解命运,徒增伤感。

  而郭兴起算,整整二十年跨度,从中筛选必要线索,一旦展开,定如篦子刮过,木林召镇哪会有漏网之鱼。除非是外地人口,这更是增加数据的阅读量,也非一朝一夕可完成。

  郭兴这次不敢完全透露检索结果,这已不是人们对于少年神算的认知范围,一旦传将出去,十有八九会被当成小白鼠,为科研事业献出青春。

  他需要尝试各种检索条件,将木林召镇周边旗区及临省市过一遍,从庞大的人员数据库里,发掘关联人员,只有这样,或许能将笼罩于塞北上空的大网撕开。

  “蔺大哥,此事需不少时日,您新官上任三把火,先烧其他两把,这把压轴,我得好好准备,施展我毕生所学,试与天比高!”临了,郭兴不忘装一逼,干一行爱一行。

  能得到郭兴许诺,蔺建军不在意他装逼还是装其他。

  “好好,慢慢来,不急于一时……”

  令郭兴暗喜之事,莫过于脑数据库强大的检索能力,如固定检索范围,再加入关键词,他在木林召镇想出什么风头行什么装逼之能,绝对无往而不利,之前怎么没想到呢?

  郭兴懊恼不已……